象山巷里打豺狗

2017-04-13 12:30  来源:贵阳日报

  沿山而上的巷子让人迷恋。

  罗发春老人特别喜欢有人听他讲故事。.

  罗老在院子花坛里种的青菜,他的父亲就是依靠种菜卖菜将他养大,种菜对罗老来说不再是生活所需,而是一种情结使然。

  最纯真的生活在巷子里无处不在。

  静谧的巷子里透着时光穿越的味道。

  对巷子里的居民来说,他们的“城市生活”多少与别人有些不同。

  巷子里的居民挂在屋外晾晒的衣物让人想起远方有山有水有树的老家。

  完全是在不经意间发现象山巷的。

  象山巷,在安云路的边上,总长150余米,巷子因紧靠着象山而得名,整条巷子顺着山势向上弯曲延伸着,爬完整条巷子,竟也累得气喘吁吁,巷子尽头处,几株大树矗立在眼前,再往前看,就是树林茂盛的象山。

  “从象山钻过去,就是黔灵山了哦”。

  一位住在象山巷的大姐见我胸前挂着一个硕大的相机,猜测我是巡山拍风景的拍客,于是非常热情地为我指点道路。

  尽管巷子稍显得有些脏乱,但因巷子是顺着山势而生的,自然与平地里的巷子显得与众不同,象山巷也因此显得短小精干和耐人寻味,弯曲狭窄的巷子以及巷道里的水泥石阶,让人有种在山城生活的感觉,加之巷道旁偶尔出现的青石老墙与墙顶上的木板房相映衬,一瞬间,又让人感觉自己似身处黔东南的某个苗寨里。

  站在巷子里,尽管抬头即可看见不远处正在修建的贵州饭店新大楼,也能听见安云路上过往车流发出的轰鸣,但巷子的神奇和可贵之处就在于,它能屏蔽掉近在咫尺的繁华与嘈杂,让你从心底感受到一种安宁和静谧的美好。

  这是象山巷现在的感觉。

  几十年前,这里可完全不像现在这样,一点没有你说的那种什么安宁,象山巷78岁的老住户罗发春老人挥了挥他手中正冒着青烟的老旱烟斗,略显浑浊的眼睛里带着一种对我不屑的眼神,向我摆起了他小时候以及他年轻时候所经历的那些故事来。

  这正是我想听的,对逝去的岁月与往事着迷,或许是像我这样年龄段的80后所特有的新标签。

  罗老几岁时,象山巷这一带全是荒山野岭,菜地,茅草屋及乱坟岗,茅草也比人还高。

  让罗发春老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跟着父亲一起打豺狗。那时,象山及其周围因全是荒山野岭,因此野生动物较多,豺狗也不例外,某天傍晚,十几岁的罗发春正和父亲在茅草房里吃晚饭,只听得屋外有邻居喊豺狗下山了,罗发春于是与父亲一起,抓起一根扁担就跑出屋外,跟着村民们一起去打豺狗。

  “那次追得远哦,一直追到现在的北京路那个位置去了”。罗老指着北京路上,新建起来的贵州饭店大楼那个位置说。

  那个时候,象山巷只有象山,并没有巷子,巷子是从三十多年前开始慢慢形成的。

  聊完故事,罗老烟斗里的旱烟还未抽完,他再次猛吸了一口,吐出一嘴浓浓的烟来,这口烟漂浮至他头上那顶极具时代特征的帽子上,与不远处镶着蓝色玻璃外墙的贵州饭店新大楼形成两个对比鲜明的时代符号。

  在罗发春老人居住的院子里,有板车,奔驰车,奥迪车混杂停放在一起,邻居们在此过着各自的生活,或许只有罗老还记得那多年前的往事。( 记者徐其飞文/图 来源:贵阳日报)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