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燕:新型警务模式实践者

2017-12-15 15:58  来源:贵州都市报

  从警20年从未离开过110报警台,并对传统接处警模式进行创新

  徐燕:新型警务模式实践者

  徐燕在110接处警。

  从警20年,她从未离开过110报警台,接了70多万个报警电话,指挥处理了上万个警情,经历了从仅有2部报警电话到浩瀚大数据指挥的“110变迁史”……在此起彼伏的报警声中,在频繁呼叫的步话机后,在不断闪动的监控屏幕前,贵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主任徐燕,用她的执着和专业,与全市全体公安民警,守护着贵阳的平安。

  20年接70万个电话接处警变了初心不变

  1996年,贵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成立,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徐燕成为首批16个110接警员中的一员。刚开始,徐燕和2个警员上一个班,每个班24小时。上班期间,两个人轮流吃饭、上厕所,全神贯注盯屏幕、听电话,生怕漏掉一个电话。一个班下来累得不行,摘下耳机,耳朵里还一直嗡嗡的响。

  “20年了,接了多少个电话?”徐燕没细数过。

  有同事给徐燕大概算了下,按一个工作日接250个电话保守计算,20年间徐燕总共接了70多万个电话。

  如今,徐燕已成为贵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主任,亲自接听报警电话也是她工作的常态。因为在她看来,尽管接处警理念在改变、方式在进步,但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和使命没有变,自己对党忠诚服务人民的理想信念没有变。在“变”与“不变”中,她始终坚守着从警的初心,在这个平凡岗位上,用不一样的情怀带领着一帮人,守卫着万家灯火,保护着一方平安。

  死记硬背她成了贵阳活地图

  “只有背熟了地图,才能精准地下达指令。”这是徐燕常挂在嘴边的话。

  徐燕回忆说,刚参加工作时,有一个求助电话称自己在“荷叶巷”遇到困难,凭着对地名的模糊记忆,她下达了指令,但基层民警到了指定地点却没有发现求助者。

  徐燕再仔细询问了求助者,才发现自己弄错了地点。一个处警指令的错误,很有可能带来无可挽回的后果,此事给了徐燕深刻的教训。此后她开始死记硬背地名,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功夫,把一幅贵阳地图记在了心里。

  贵阳“城在林中,林在城中”,道路走向不规则,背街小巷众多,很多老贵阳不知道的地方,她都知道。在她案头放着一张详细的贵阳地图,上面密密麻麻标注着记号,每个派出所辖区都用线条表示出来,线条交叉的地点,徐燕会实地去调查,确定各派出所的管辖范围。有时出门逛街,除了特别留意街牌路牌,还要与当地人聊上几句,问问这个地方的情况,因为她不仅要知道正式名称,还要知道群众的习惯称呼。徐燕认为,只有这样的熟练程度,才能下达准确的处警指令,这也在实战中得到检验。

  一天夜里,一名受害群众在贵阳东山牌坊处报警称被抢劫,犯罪嫌疑人乘面包车往螺蛳山方向逃跑。螺蛳山是个地形复杂的区域,稍作思考,一张详细的抓捕地图出现在徐燕脑海。因为逃跑路段分属3个派出所管辖,徐燕给相关派出所下达指令,明确各路民警在哪个路口堵截,扎好了一个“口袋”。很快,犯罪嫌疑人在一个路口被堵截的警察抓获,此时距接到报案仅18分钟。

  事无大小护好警民连心桥

  遇到危险和困难拨打110,是很多群众的本能之举。在徐燕看来,“110报警电话是政府与群众沟通的桥梁,一个电话就可能影响警察甚至政府在群众心中的形象,必须要守护好它”。20年过去,贵阳市第一批110接警员因为工作调整等原因相继离开,现在只剩下徐燕一人,仍然坚守在这个警民的“连心桥”上。

  在110报警台20年,徐燕每天都会遇到很多琐碎的事情,有半夜酒后骚扰、有鸡毛蒜皮咨询、还有测试新手机通话效果,每当烦躁的时候,她都会提醒自己是个人民警察。有一次,接到一名小学生报警:“警察阿姨,我考试没考好,爸爸要打我,我要离开贵阳。”说完即挂掉了电话。接到电话的徐燕赶紧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公用电话的店主。徐燕立即请店主追回小孩,在电话里安慰小孩说“警察阿姨陪你回家,保证你爸爸不打你”,想方设法稳定孩子的情绪,并让孩子说出家里的电话号码。随后,徐燕让店主稳住小孩,立即给孩子家里打电话。心急如焚的家长根据徐燕提供的详细地点,紧急赶到贵阳火车站,找到了即将离家出走的小孩。

  20年里,徐燕有14年的大年三十在工作岗位上度过。2010年大年三十前一天,徐燕的母亲不慎摔倒,股骨头摔坏。大年三十,徐燕将母亲交给小姨照看,带着万般牵挂坐到接警电话前坚守岗位。同样是一个大年三十,徐燕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对方说:“我没有什么事,就想祝你们节日快乐,你们太辛苦了。”

  网格处警新型警务模式实践者

  徐燕意识到,要满足群众对110报警服务的新需求,必须对接处警模式进行改革。在风起云涌的大数据浪潮中,徐燕成为了贵阳公安新型警务模式的实践者和推动者。她全程参与了以“块数据”指挥中心为“龙头”的统一指挥、跨警种合成作战指挥机制的建立。仅用1年时间,依托公安信息网络及警情研判系统、指挥系统、卫星定位系统、视频监控系统、110接处警单兵终端等功能的移动警务终端的一体化、扁平化指挥体系基本成型。

  徐燕再次摊开地图,凭自己对全市地理地貌的熟知,全程精准指导全市国土面积的“网格化”。按照“1分钟、5分钟、10分钟”快速响应的工作要求,以区域面积接警常量为指标,辅之以道路通行情况、单位面积内人口常量为测算标准,打破警种壁垒,模糊管辖、模糊打防理念,将全市划分为55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专职接处警民警和图传设备车,以及移动警务终端。

  2016年6月,徐燕几乎每天凌晨三四点才回家。110接警服务台下班后,她就深入到每一个网格,手把手地教网格民警使用接处警移动警务终端。新组建的11支网格接处警大队,290名民警都被徐燕“面授机宜”,熟练掌握了大数据警务模式。不仅如此,针对这290个民警多为特警调入,缺少接处警经验的问题,徐燕将自己在110长期工作中积累的经验,编制成《110接处警工作手册》、《警情移交规定》等发到每个民警手中,并一对一进行培训,使他们尽快进入工作角色。

  大数据警务模式很快发生了显著成效。(黄思易 记者欧阳蔚华摄影报道 贵州都市报)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