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界牌!感受贵州铜仁最大原生态苗寨

2018-05-29 15:39  来源:多彩贵州网

  五月,春末夏初,热烈而不失婉约。20日下午2点,记者从铜仁驾车出发,踏上了“界牌”苗寨之路,车辆行驶在深山之间,一路摇摇晃晃,历经4个多小时,最终到达目的地“界牌村”时已是下午6时。

  “界牌”一词源自清嘉庆时铜仁府与思南府之分界线。界牌苗寨是苗族战斗英雄吴良保的故乡,位于贵州省铜仁松桃苗族自治县沙坝河乡,现有400多住户1600多人,是传说中贵州西江千户苗寨之外最大的原生态木楼苗寨之一,也是黔东地区最大的古苗寨。

  村寨里具有民族特色的苗家木楼从山脚往山顶延伸,错落有致,气势巍峨,至今还原汁原味的保留着古老的民族建筑风格,是研究苗族建筑群、摄影创作、乡村旅游的首选地。

  初临村寨,映入眼帘的便是层层叠叠的木屋瓦房,上百栋古木房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半山上,在树木葱郁的群山环绕中,这个古老而原生态的苗家村落,是大山中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进入寨子,踏上略带湿润的泥土小路,路边古老的木房由于长年的风吹日晒和雨淋,早已退去了原有的光泽,铺在路上的青石板已不知踏过了多少代人的脚印,石板上粗糙不平的印纹已被磨得光平,历尽了岁月沧桑。饱经风雨的石墙已长满青苔,屋后水井的水声滴滴作响,路边的野花在微风中,留下淡雅而清香的味道。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用东晋诗人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形容这里一点也不为过。村寨里没有繁杂的喧嚣,也没有城里的光怪陆离,勤劳朴实的庄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自己双手种下亲手而收的食粮,宰杀自家土养的家禽,喝自己酿的酒,在斜阳的照耀下,这个很少被外界打扰的苗家山寨,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淡雅而天然。”

  天已渐黑,在村里,记者见到一位头戴斗笠帽、身穿长青衫、身扛锄头、手拿粪箕的老人,见外面来的人进入寨子,老人家很热情,主动和我们打起了招呼,并和我们聊了起来。交谈中得知,原来老人名叫吴恩培,今年84岁。据他介绍,村里居住的人大多数都是姓“吴”。先祖多是以前从广西迁到湘西,后又从湘西迁到界牌,到现在已经居住了8代人,有了几百年的历史。

  在他家的老屋里,至今都还完整的保留着曾经为躲避官兵抢粮食而修的暗仓。据吴恩培老人回忆,在他十几岁时,国民党为了抢粮食抓壮丁经常都会去寨子里,这个暗仓不仅能储藏粮食,还能躲避国民党抓壮丁。

  心怀感党恩,自记事以来,吴恩培老人一路见证了界牌村的变迁。吴恩培说,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曾经最苦的一段经历是他7个月没有吃过一口盐,谈起现在的日子,老人说,“什么都有了,路也修好了,不用去赶场也能在寨里买到东西。”

  据老人的儿子吴求明介绍,村里以前还没有进行道路硬化的时候,想修间房屋从外面购买点材料都很困难,晴天还好,如果是雨天,基本出不了远门,路上到处都是稀泥,现在全是水泥路了,要进趟乡镇那是很方便的事。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界牌”这个身处大山中的古苗寨,终于看到了发展的希望,当地政府正在不断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虽说水泥路已经通到了家门口,但对于这个古村寨来说,通往县城还有一定的距离。

  不过,据村寨的人讲,让他们更高兴的是当地政府正在规划修建一条二级公路经过村边,到时候村民到松桃县城坐车就只要20多分钟了。提到政府将要对界牌进行合理开发,打造乡村旅游,56岁的吴云富充满了期待。

  吴云富说,现在的界牌对外面的人来说,很多都没听说过,即便听说过也不知道处在什么位置。但他相信,随着政府对乡村旅游的重视和开发,这里原生态的民族风貌将会很快展现在游客面前。

  采访结束,已是傍晚,村民们都在吃晚饭了,见记者在寨上跑来跑去拍摄照片,看样子就知道我们是做宣传的,都热情地招呼记者一起吃晚饭。因村里没有餐馆,眼看天色已晚,记者只好在吴云富家解决晚餐。

  吴云富很热情,见有客人到家里吃饭,把自家的腊肉和酒都拿出来招待。吃过晚餐已是九时半刻,因第二天另有采访,记者只好在古寨的宁静和村狗的叫声中依依离开苗寨。

作者: 编辑:杨娅